? 74.拜堂2-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74.拜堂2

梨花女御2017-4-9 18:8:58Ctrl+D 收藏本站

????耿天赐见他那样子,怕他搅局,忍不住盘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你是她相公,那你们的婚书呢?或者父母的买卖聘书呢?

????孙仲艾忍不住後退,恨恨道:我跟她有了夫妻之实,没准她肚里已经有我的种!即便没有婚书又怎样?

????耿天赐十指攥的死紧,逼问道:那你可说的出新娘的名讳?

????孙仲艾真给问住了,一时无从回答。

????梅婷见他势弱,忙道:表哥,新娘一夜风流,也许留了化名也说不定,外貌却是假不得的,不如让新娘掀开盖头,让这乞儿一辨,岂不更好?

????孙仲艾听罢,只死盯着甘草的盖头。众人议论声起,甘草的小身影不受控制的晃了一晃,耿天赐把甘草的异状看在眼里,却苦於不能帮她化解,遂冷笑一声:真真可笑!说不出新娘的名字,就编出这一出来,大红盖头盖着,样貌都没见着,就大庭广众之下坏我妻子名声!别说洞房前揭盖头对我妻子不吉利!倘若真的揭开盖头,谁知道随便哪个万一受人收买,信口胡诌几句,可怎生了结?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称是,梅婷脸上白了一白。一时大家的目光全都汇集到正中沈默的石像一样的新娘身上。

????甘草静默了一会,知道今日难以善了,叹了口气,缓缓解下盖头,扔在地上。

????这下众人看得真切了,正中那女孩豆蔻年华,清秀水灵,秀气的像雨後青草,她目光似无奈似怨恨,只紧抿一张完美的唇不言语,这半天几人的针锋相对她不置言辞,分明没发出任何啜泣,可是此刻脸上却是满脸泪水,打湿了胭脂,看上去柔韧倔强的不似这个年纪,也因为这大庭广众下的意外亮相还带了些被羞辱的隐忍娇怯。

????耿天赐看得好不心疼,却不知如何去宽慰她,只能心急如焚的指望她多信他几分。

????孙仲艾看着那张魂牵梦绕日思夜想的脸,心里又是痴又是念,又是恨又是愤!

????从知道甘草走失後,他没有睡过一天安生觉,挨家挨户的乞讨寻她,遭人白眼!好不容易混到东城,不知给兵士撵了多少次,只能悄悄的找,生怕她一天流落在外会受苦。终於给一个官小姐注意了他,并询问了他妻子的细节,说会带他去见她,他开心的几天没睡好觉!而她却在这里过了这麽久大富大贵的舒坦日子,还要和别的公子哥去成亲?

????孙仲艾眼里要燃起火来,却被甘草眼里的绝望和不甘瞬间浇灭,她眼底一片死灰和寂灭,闷闷地不出声,眼泪却不住价的淌下来,哗哗汇成一片,湿了礼服,像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汪含愁秋雨,他从未见她那般难过过。

????他向来见不得她难过,他无法恨她,但他好恨这个官宦天下!若不是当初先帝无能,怎麽会放任天山王坐大?若不是天山王强权欺人颠倒黑白,他怎麽会父母双亡?若不是官宦只手遮天,他如今也是一名官宦子,怎麽会在这纨!少爷面前失了威风?他拳头捏的紧紧的,咯咯作响。

????孙仲艾是多麽的想报复她!想整治她!想当众昭示她!想把她带回去,压在胯下好好的折磨她,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她再也不敢这麽离开他了但是他却被她的绝望刺得生疼!她就像一株徒然失了生命的花朵,无力的站在那,似已行走不远,叫他徒然不忍了。

????梅婷见他不说话,催道:这不是你妻子麽!你瞧她也并无反驳。见了人都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还不快相认?

????孙仲艾却突然扭过头,道:她不是我妻子,我小乞儿认错人了!搅了局,对不住了──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去。

????甘草还有些不信,看着他瑟瑟的背影,他只留给她一个失望难言心痛莫测的眼神,再也没有回头。

????事情算是平息了,可是这婚礼却再无滋无味。

????洞房夜,新人并排坐在床上,谁都没有言语。那杯合卺酒放在那里,倒更像是个摆设了。

????耿天赐忍不住追问道:方才那乞儿,说的确有其事吧?甘草的反应他看在眼里,他心里嫉妒的发疯。

????甘草想说他不是她夫君,只是糟蹋过她,即使她当初逃离的时候也还是恨他的,可是经历了孙仲艾临阵逃脱的没有揭穿後,她突然生出一丝丝感念,她不想再提他糟蹋过她这件事,也不想再恨他。而关於那些不堪的事,她同样不想再提起和回忆。

????於是,她只能不说话。

????她的沈默激起了耿天赐的邪火,他暴的撕扯着她的喜服,那大红绣袍转眼在他暴力的手掌中变成丝丝缕缕的碎布。甘草只是默然不语,轻轻颤抖着抱紧了双肩。

????甘草牢牢的护住身体,直直的盯着他,也不知哪里来的醋意心里越发泛酸,嘴下也尖刻许多:你的表妹又是怎麽一回事?你为何一直瞒我?怕我知道了,不给你享齐人之福麽?她嘴角冷笑了下,步步紧逼,所以先娶了我,笼络了我的心,日後米已成炊,再娶她进来羞辱我?

????耿天赐百口莫辩,急道:我没有──!你胡说!我从来就没想娶她!他一向任,怪他把事情想的太容易,他以为只是无关紧要的旁人,却忽略了种种意外。他是没有保护的好她,可是他对她的心日月可昭!

????甘草把他逼得後退,她一向最要强倔强,那大庭广众下的难堪最是她的心痛,如果不是你的欺瞒,怎麽会发生今日之事?怎会叫我颜面扫地?说完凄然笑了下:怎麽会有我这样没有脸的新妇!说罢,剥掉身上破碎的红衣,一身白绸内衫毫不应景。

????耿天赐眼睛布满了血丝,双手牢牢扣住她的肩膀:你这是什麽意思?你是後悔了?巴不得不答应我?

????甘草平静的一掰掉他的手指,目光渐淡:是!我是後悔了──我只当今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反正你对我已存芥蒂,与其彼此厌弃,我只当这场婚礼未发生过,我明日就离开这里。

????耿天赐气的手指把掌心都抠出了血,一把把她推到床上,力气大的像发疯的牛。甘草的头砰一声撞到床柱,沁出几丝血迹。

????你哪也别想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