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交易1(微h)-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80.交易1(微h)

梨花女御2017-4-9 18:9:32Ctrl+D 收藏本站

????这女子深更半夜的出行,敏捷防备的身手,落落大方的做派,她此刻身上星星点点的红痕,都一一说明这女子有一个复杂且一言难尽的过去。

????这样的猎奇既富有挑战,又不落了下乘,他花飞飞最是喜欢玩弄这样的女子,要知道龙霖国近千年禁锢礼教,妇人都已经是唯唯诺诺的受人拿捏,他的血无一处不被今日这样意外的狩猎而兴奋的发烫。

????大家都鉴赏的,自然有独特的妙处!我花飞飞怎可落人下乘──

????说罢他身子一旋,揽过她玲珑的腰身,优雅的旋转。甘草眼睛一花,已觉得眼前陡然旋转,几乎没有看清他的动作,已经被他放倒在床上,不知所措。

????花飞飞看着身下曼妙的身子,丝毫不在意她只是清丽的小脸,暗自懊恼不知何处下嘴。

????他鉴赏了半天,不管甘草如何煎熬的羞愧,终於低下头来,轻轻亲吻她光洁的额头,甘草感到额上软软的触感,忍不住睁开眼睛,正对上他写满赤裸裸欲色的双眼,那是怎样的一双眼,明明带着十分的渴望盯着你,却不含丝毫热度。

????他见她看着他双眼发怔,无端心里有些发虚,於是轻舔她的长睫,和她露珠般清澈的双眼,然後来到她完美的小弓般的唇,忍不住就要含弄。甘草却突然扭过头,倔强的转到一边去。

????花飞飞不由愣了一下,也不迫她,轻轻一笑,绕过嘴唇,来到她脖颈颇有耐心的舔舐,他这样自诩为上品的采花贼早已不是强取豪夺,而是讲求攻心,若能引得淑女甘愿做荡妇态,那便是成了。

????是以他比以往那些个男人都耐心上百倍,前戏都一环不少,用那溺死人的温柔和娴熟的技巧一点点俘虏女子的不得不动情的身子。

????可以说,他的挑逗玩弄远比春药厉害上太多。

????他的吻引得一片片花粉落身般的酥痒,甘草闭紧了双眼,控制着体内难耐的快感,颤栗般的堆积起来。

????他却丝毫不肯放慢了步骤,一丝不苟,一点点舔过她的耳侧,轻轻含吮她的小耳垂,啃了一下又松开,如此这般,让她钻心的难耐。

????唔甘草耳子都红了,她那些个男人,哪一个也不曾这样细致的对待过她,个个是猴急的把她剥光了直奔主题的时候比较多,即便是来讨好她,也是做不得仔细,这男人却让她觉得自己像一道可口的点心,需要一点点品尝下肚,如此这样温柔的对待,丝毫没让她紧张减少,反而内心更受煎熬。

????她真的不敢相信她前半夜才颠鸾倒凤的身子,此刻竟然又在陌生男人的调戏下起了想要的反映,天哪,难道她骨子里就是这样的荡妇麽?

????还不容她想个明白,他已经用潮漉漉的舌头钻进了她的耳孔,让她霎时一激灵,那种类似洞被侵入的感觉让她心中一窒,下身竟然就这麽轻易的湿了。

????花飞飞的舌头那麽灵巧,来回钻探着她的耳朵,急促的呼吸声同时在她耳边回响,甘草头皮一个劲发麻,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被他那样奇怪的对待,哪里还想得反省自己是不是欲求不满的荡妇?早已经失声的呻吟了出来。

????难道真的就不得不这样收场了麽心里却像有一把钝刀在磨来磨去的难过,在切割那最後的心弦,甘草双眼紧闭了一阵,心里空落落的。她狠狠心,终於睁开双眼,想要说些什麽,却被他一下粘在蕾的热舌电过了全身。

????啊我不

????直到那急促带着颤音的呻吟出口,甘草才恍然惊醒,这样纤细的腻声,竟然是我发出来的?

????花飞飞见她迷惑,面有得色,微微一笑,一头扎进她饱满的脯,誓要扰乱她的心神,他从起伏处一点点舔到小山岳,再到那粉嫩透亮的顶峰

????他耐心十足的品尝,直到那小山峰沁出一颗两颗晶莹的白露,顺着山路蜿蜒流下,汇成花飞飞眼里奇妙而诱人的景观

????他上过那麽多在室处女,或者青楼花魁,或者风骚熟妇,几乎是神农尝百草,却没有哪一个能够将这样又青涩又妖娆的感觉都汇集在自己身上,就似那炸锅牛,多一分嫌老,少一分嫌生,这恰到好处的勾人风韵确实不容易。

????这也是他半夜会尾随上这清秀小女孩的原因,而看过了她的裸体,就再也拔不动脚步。他这双搜罗女人的招子可毒着呢,打从第一眼看到,就知道这女孩看起来是个稚女无疑,可是骨子里却是个风骚百态的妖!这样的女子调教起来或许不易,但是享用成果却必定可口多汁。

????花飞飞从小溪一点点舔食掉,直到逼近那小溪源的小山尖,轻轻含住小颗粉珠,舔着上面每一处或细微或糙的能渗出水来的毛孔,淡淡的香弥散在喉中,他轻轻一吸,那小蓓蕾涨大不少,硬了起来。他又温柔的反复舔,直到那小莓果投降的渗出新一拨汁来,他才把那甘甜都吃掉,又不断深深的吮吸,妄图一直延续那甘甜和香的喂食。

????不不要不要这样甘草蹙着双眉,蕾早已经酥麻的让她全身都失了行动的气力,刚才想要出口的谈判之词全都杳无踪迹,神智全无中低头看到他的贪婪的头颅附在她口,还是无法看的下去这实在太难堪了!

????她忍不住去推拒他的脑袋,可是她柔若无骨的手儿,本儿戏一般,倒像轻轻去抚弄他似的。

????他的不懈终於挑拨起甘草按捺不住的呻吟,他却不着急,换了另一只,又重复这漫长的挑逗,甘草看见他的头颅在眼前来回移动,自己的口被吸得出力,汁不断地从尖被他渡入口中,忍不住仰过了脸,紧闭双眼,不去看他来回的靡的忙碌。

????但是那吸啜的声音,又哪里关的住?只听见饕餮般的吮食声充盈了这安宁的屋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