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3.败露-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103.败露

梨花女御2017-4-9 18:11:50Ctrl+D 收藏本站

????田天齐全身都腾起兴奋的红色,他突然抓住她的双,贴紧她的後背,命令道:快──说!说你爱我!你是我的!

????甘草实在怕了他那要命的攻击,顺从地哭叫道:我,我是你的,我爱你──

????又是几下啪啪作声的入,田天齐深深地刺入她的身体深处,似要把她刺穿,似要全部嵌入她的身子,他无力的把她压倒在地上,滚烫的热全都在她的深处,可是那快感那麽窒人。

????啊啊啊

????他直低哮着了好久,那欲的小眼还是不由自主的不时吐出一些来。从他暴紧的太阳也可见其享受的极乐,田单从未见过父亲这幅失控销魂的模样,他恨恨的捏紧了十指,汗如雨下,心已经与眼睛一样,越发灼热血红。

????田天齐缓了半刻,把死鱼一样的甘草翻倒放平,胡乱给她掩上衣衫,扬声凝眉道:既然来了,出来吧──

????田单脸憋得通红,羞愤和怒火混杂一起,还带着不明的欲火,他犹犹豫豫就要出来,却听见门口一阵声响,却是袁彤术手持火折子,走了进来。

????原来他左等右等,不见田单回去,也跟了过来,正好给看见田天齐进了书房,就在外等了一会,却没听到这对父子的声音,他观察了好一阵子,便索进去,发现竟然空无一人,最後在各处探索,也给他到了机关所在。

????袁彤术看到此情此景,一张脸全都红了,一身风尘仆仆还来不及脱去,直接持剑走下来,还待僵持一场,可瞧见满背血痕被蹂躏到快要人事不省的甘草,也顾不得非礼勿视,心疼的扑上来把她搂进怀里,师妹──你怎麽了?有没有事?

????他是个人,心思并没有田单细腻和难以抉择,因此半点犹疑也没有,只剩下恨不能将暴徒碎尸万段的熊熊怒火。

????他瞬间抬起头,愤怒的直视田天齐:师你──你怎可如此对待师妹?!你你这个衣冠禽兽!不配当我们的师傅!不配当武林盟主!

????田天齐似乎听不见他的骂声,看见甘草了无生气的样子有些烦闷,随手舀了瓢水把甘草泼醒。

????甘草迷迷蒙蒙睁开眼,看见袁彤术大吃一惊,她此时也顾不得什麽田单,什麽演戏,抱住袁彤术的脖子,泪珠儿一颗颗滚落,大大师兄?你可回来了?

????袁彤术轻轻把她搂着,她身上男子腥的味道让他难受,可他还是尽量轻柔,避免碰到她背後的伤口,都怪大师兄,不该丢下你一个!甘师妹,大师兄一定拼了全力救你出去!

????甘草只是流泪,一个劲的摇头。

????袁彤术把她按在怀里,却侧开视线避开她的裸身,师妹,我知道你的难过,你别担心,出去咱们就成亲!

????甘草心念一动,看着袁彤术热切期待的眼神,得到无比的安全和慰籍,她想,她若是真的能出去,更加不能用这肮脏的身子去拖累大师兄,可是此刻她却不想叫他为她分心,旋即只是浅浅一笑,点了头。

????袁彤术心疼的看着甘草伤痕累累的身子,混杂着血迹和白浊的下身和呆呆不可置信的眼神,心里涌起霸王自戕般的豪气和悲痛。

????田单蹲在石床後眼看着她点头,眼睛血丝密布,心像被瞬间抽空了,血不知不觉起了可怕的变化,原本涨红的脸转眼苍白如纸。

????田天齐却冷笑道,好一对郎情妾意,却不知,你们何来的自信,能够从我这里活着走出去?

????他这句话唤醒了甘草的神智,如果说她对於田单只是利用和刺激,那麽对於袁彤术,她无法产生一点私心,她心里权衡了一下,趁着田天齐还没下杀意,泪眼朦胧的笑看着他,袁大哥,你能走就走吧!快离开此地别别管我──

????她想,以他的身手,即便打不过,救不了,至少可以逃得掉。

????也不知是两人情真意切的样子刺激了田天齐,还是斩草除的决心,他冷冷一笑:想走,也得看是否走得出去!说完,竟是一掌直直向袁彤术口拍去。

????袁彤术也是一脸愤恨,避过他那掌,抽了剑一个漂亮的起势,拱手怒吼道:你终究是我师傅,我让你三招,从此师徒情谊一笔勾销!

????甘草心里一凉,大师兄宅心仁厚,恐怕是斗不过老奸巨猾的田天齐了。

????只见田天齐果然以极为凌厉的杀招开场,手下竟然运足了十成的内力,招招朝袁彤术大要招呼而来,竟似要将他立毙掌下!

????好在袁彤术身影魁梧却不失灵活,次次躲开了杀机,虽不十分漂亮,倒也安全无虞。

????田天齐眼里杀意立现,光暴涨。他从坐上盟主之位,满心里都是钻营权势地位,想不到这个踏实老成的徒儿竟然把《天启剑诀》练得丝毫不输於他!这下,要解决了他,倒成了麻烦了,当下不敢小觑,越发疾速。

????三招已过,袁彤术身影配上刚劲的天启剑诀相得益彰,明明师徒二人用同样的剑法对阵,可那浩然正气的剑法竟给他使出比田天齐刚猛有力,浩然天地的气势来!

????说到底,田天齐不过是仗着对敌经验和对阵熟练在招呼他罢了,现在二人几乎势均力敌,甘草心里升腾起重见天日的希望,看来,要不了多久,大师兄能赢也是十有七八!

????田单不知何时面色木然的走了出来,到了甘草的身後,他看着对敌的二人神色复杂,他的功夫也不防多逊,此时他想偷袭任何一个都易如反掌

????田天齐不管如何也是他的亲生父亲,可是他确实对他的甘草做出了那等禽兽不如之事!他几乎就要真的杀了他!即使他是他父亲。

????可是他心头却有说不清的妒意翻滚,他要杀了自己的父亲,好叫这一对出去双宿双栖吗?

????甘草看到他这才眼光一热:田师兄!快去助大师兄一臂之力!你都看见了!你父亲是个禽兽不如的真小人,伪君子!

????田天齐看见儿子,顾不得惊讶他看到了多少,一边运招闪避一边急急令道:你是我亲生儿子,以後盟主之位也是你的,不要听那贱人的,你大师兄已叛出师门,你这儿子却没那麽容易划清界限!让他活着谁也好不了──还不快来帮我杀了他?!

????甘草见田单不能决断也急了,看到他复杂的神色灵光一闪,唤道,阿单!快啊!──她想唤起他的意识,记得她方才曾经吐露的表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