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6.心魔1(h)-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106.心魔1(h)

梨花女御2017-4-9 18:12:10Ctrl+D 收藏本站

????田单不知道自己为什麽在这罪恶的地域中还对女孩产生了不该有的恶念,正如同甘草不知道为什麽她在这恶行中感受到身体的背叛。

????田单觉得身上一阵燥热,他不由自主想起了那日在厢房里自渎的情景来,那种躁动他早已不陌生了,只不过遐想中的女子从那白莲花般的笑容倩影变成了赤身裸体不堪蹂躏的情状,她身上没有一件衣服,双腿被迫大大的叉开迎接他父亲的攻击和发泄,她被那暴的抽折磨的意志涣散,无法发难。

????这一切都真实的冲击着他的视觉和心房,让他紧绷溃散的情绪也随之糜虚幻了起来,那感觉很诡异,就像食用了曼陀罗後的病状,让他恨不得立刻抓扯掉衣衫,对她做更可怕的不敢想象的事。

????他的衣衫随着那遐想而被高高耸起的坚挺顶起了一个帐篷,他的坚挺一如他此时热辣的目光一般锐利,他有了亡命之徒的感觉,而对於一个亡命囚徒来说,最重要的麻醉便是酒和色了。

????他忍不住收拢了手臂,把甘草紧紧的勒在怀里,手顺着那洁白光滑的峰索其上,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手指下不小心碰到的粉粉尖极为敏感的竖立起来,在空气里可爱而乖巧的硬起。看得他的心都滚烫滚烫的!

????田天齐顺着儿子的目光,发现了他的痴态,呵呵一笑:这有什麽,你没见这女子,还有更好的妙处呢!说罢俯身贴上甘草,大嘴一口包住她的左尖,呼噜噜的用力吸吮,像吸一样咂动一张盖着胡须的嘴巴,田单给那一幕的离奇和荒诞刺激的呆住,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父亲毫无顾忌的吃着幼小女孩的头,他又心痛又嫉妒,同时又给那荒谬的情景生生刺激的下身翘起更狠,涨得他生生的痛。

????顺着他父亲包着女孩尖不断用力的嘴,那丰润的山丘给亲吻的高高迎着嘴巴挺起,就像专门送给他亲一样,田单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田天齐停下了嘴巴,擦了擦嘴角,那粉嫩的珠由於他吸食的惯还渗出一串汁,顺着山丘蜿蜒流下。

????田单心里擂鼓一样激烈,再也按捺不住,像是要报复一样,他也含住另一只尖,吸吮的更加用力,让甘草疼的只想躲。

????他感觉到珠在自己的唾包围中涨的饱满,他忍不住用舌尖在整颗小珠周围每一个可能渗出汁的毛孔都舔了舔。

????甘草难耐的仰起头,可是前的嘴巴似认准了她的美妙,牢牢生了,用细碎的牙齿抵住她的敏感的小粒,微微倾轧在上下齿之间,舌尖正抵着她的尖正中的小孔,然後用力的吸动双颊,他的双颊因为过度的吸吮而深深陷进。

????甘草看到他卖力的样子,又是难堪又是身不由己的舒服,花道里一阵湿润,管里也被迫窜出了一股甘甜的汁。

????啊──啊──甘草捂住嘴,不去看他那卖力的样子。

????可是田单初尝了甜头,却更加卖力蛮干,恨不得将那整颗小珠都活活吸入肚腹中,甘草又酥又疼,她的头在他口中给吸得那麽翘那麽挺立,所剩无几的汁源源不断的析出,田单满意的鼓动口腔,吃的干干净净,更加残忍的去吸吮那小尖,终於,在他不遗余力的索取和搜刮下,那珠上的每一处都给吸到了毛孔的子里去,刹那间整个头如开闸般喷涌出甘泉般的汁,田单贪婪的吃着,可是还是给遗漏了一些,从他口角中渗出。

????甘草都快哭出来了,汁像从已经埋藏的最深的地方又给生硬的强行吸出来,又痛苦又刺激。她几欲癫狂的仰起头颅,长发如云彩飞舞,不要──

????田天齐给这一幕刺得浑身难耐,恨不得立时将她按倒身下再奸她几遍!他也再次低头含住另只尖,妄图也给他打通那脉路,抢劫出喷涌的汁来。他咬动口咂,更是一下不停地连连吮吸,把尖都吮肿了。

????不──甘草惊慌的哭叫,可是前两个相似却明显隔代的面孔都依旧扎在她头上,像打擂一样一个比一个吸得她厉害,快把她心都吸出来了!

????啊──别吸了!受不了了!甘草的脯全都涨成了成片的粉色,泛着诱人的光泽!

????她手脚软糯无力的去推阻那脑袋,只引来了饿狼更为不客气的掠夺,两只恶狼扑倒在她前,摁住她绵软的高耸,争先恐後的吮食竞赛。父子二人都靡地把她生生按住,恨不能掠夺她的所有。

????喔放放过我甘草往左边逃,左边的的嘴便把她尖含弄的更深,往右边避,右边的口便更加囫囵,她只好纹丝不动,闭上了眼睛,屈辱的忍耐父子二人的辱。那种又痒又痛的感觉如抽茧剥丝般从她尖过渡出来,让她下身再次潮汐般湿了起来,心中却是恨不得一头撞死的难堪。

????直到她尖完全又麻又肿没有了任何知觉,两张饕餮的嘴才心满意足又意犹未尽的回味着甘甜,松开了口中叼着的头。

????田单眼睛里全是血丝,他发现了甘草身上可以挖掘的众多妙处,下身早已涨的难过。

????田天齐不想看儿子这麽反复纠结下去,搞得他心疼不已,再加上一种罪恶的邪念:既然今日已经这般模样了,便想让今日这罪恶爆发的再彻底一些,又在一旁鼓舞道:快,了她,她就是你的了!以後这女人,只要你不动心,随便你如何玩弄她都可以──

????田单给他说的发狂,看到她下体沾染的父亲的,来势汹汹的,果然两把大分开她的双腿,露出中间红肿的花瓣。

????他似疯了一般,啊──长啸一声,有什麽禁咒冲破了脑袋,刹那灵台畅通无阻,他扶正笔直朝天的大欲,对准斜上方刚经过暴风雨摧残的花,凶狠的刺了进去!

????田天齐还配合着他帮她把甘草的身子使劲往下按,这样,甘草被牢牢地钉死在他身上,下身完全贴合,不留一丝在空气中。

????田单舒服的要飘了!原来和心上人结合是这样的舒服美妙!她的最柔软粉嫩紧紧的包裹着他的无坚不摧!

????不不要甘草的哭泣已经低的快要被掩盖,可怜极了,惨淡极了,她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了,不要这样对我她的哭声嘤嘤的,撩拨着少年发狂的血。

????但她的说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因为她的下身早已经湿漉漉的,和混在一起,滋润着闯入的欲,无论田单怎麽摆弄都顺当的契合着,还发出微微的滋滋腻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