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6.赌夜(虐)-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126.赌夜(虐)

梨花女御2017-4-9 18:14:17Ctrl+D 收藏本站

????花飞飞见他手下留情,若有所思,借他停下的缝隙问道,今天不巧撞在你这里,看来是我忘了烧高香了,恐怕够你回去向小皇帝邀功讨赏了吧!

????凌霜寒摇摇头,我今天是为一个女犯而来,不想跟你多纠缠。若是你今天比武胜过我,我可以放你走。

????花飞飞心中转了一圈,凌霜寒既然这样说,可见那命令是下死了,他装作不屑的嗤了一声,道,我好歹也是天下第一贼,怎麽,还不够一个女犯有分量?

????凌霜寒见他倒计较这个,冷哼道,你嫌命太长,不妨去天都走一趟。

????花飞飞轻哼一声,什麽样的女子?还身价重过了我?又问,小皇帝要你抓那女子,抓住以後会如何?

????凌霜寒似是想不到他突然问这个,但也不屑於撒谎,何况在他看来,一个弱女子在天幕山里很难逃得出去,而杀完那女子再来追捕花飞飞依然来得及。

????杀无赦──

????花飞飞心中一凉,终於下定了决心,施展轻功往山那边来路掠去,想要引开凌霜寒,嘴里还挑衅道,所谓御用银刀,不过如此罢了,追都追不上,何谈杀呢?

????凌霜寒见他要逃逸,也追了上去,可跟了几步,见越来越远,又觉得不妥,从怀中拿出一方通缉小像,上面的女子正是甘草,凌霜寒看了几眼,又看看花飞飞去处,终究还是拔腿向林子深处走去。

????花飞飞见他不追过去也懊恼了,饶了一圈截住凌霜寒去路,怎麽,想不到大内第一侍卫竟然是这样的无用!

????凌霜寒被他几次三番拦截又出言相激,心中也生了疑,更恐生变,皱皱眉再不手软,提起大刀果断杀了上去。花飞飞纠缠着他左右来回躲闪,他的剑迎上那大刀几乎不能相持。而他的纠缠在凌霜寒眼中竟然如同戏耍一般。

????凌霜寒大怒,痛下杀手,你这麽想死,我就成全了你!

????不到一刻,花飞飞身上便挂了彩,却依然不肯离去。

????他的甘草应该不至於睡得这麽死,应该已经明白利害,逃走了吧?那他就放心了

????突然花飞飞听见杉树後传来的紧张的抽气声,心中又苦又涩又喜又甜,甘草竟然没有丢下他逃走,她还是挂念他的安危,她心中是有他的既然这样,为她死了,又能如何?

????凌霜寒下意识看向树後的女子,再想起通缉令上的小像,又惊又疑,原来──你是她的同党,怪不得

????花飞飞微微一笑,竟然是那样光华无限无与伦比的美男子,他看着凌霜寒道:凌霜寒,记得你的誓言──在甘草的惊呼声中,竟然一剑穿透了自己的腔!

????甘草再顾不得其他,连跑带摔的扑上来,眼泪汹涌的落下来,花大哥,你怎麽这样傻?

????花飞飞却不看她,只看着凌霜寒,想说什麽,却止不住吐血,坚持道,你没能杀死我是是我自己你输了

????凌霜寒震惊,看了眼甘草,你不用说了,我什麽都明白了──让我放过她却是不能,不过,我可以给她一夜时间

????一个弱女子一夜翻过这座山,几乎不可能,不过,总是一线希望,何况,过了这山就是定柔了。

????凌霜寒摇摇头,又叹了口气,离开两人几丈开外,席地坐下,闭目不语。

????花飞飞这才看向甘草,他无力的枕在他手臂上,血汹涌的从口中涌出,妹子花大哥没用不能不能帮你报仇也无法保你的周全

????甘草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花大哥!你别这麽说!再没人比你对我这麽好!你别死──!

????甘草突然魔障了般紧紧箍着他的身体,发狠般命令道:贼!你别死!你还没帮我完成交易!我已经亏了身子给你,你却不兑现诺言,你做鬼我也不放过你安生!──

????花飞飞伸出颤巍巍的手,摩挲着她的侧脸,其其实那件事我早已查的心中有数──你要找的人应是莫离公子和和他的护法红绡女

????他的失血而破败的脸上泛发出刹那的光彩,似穿透甘草的脸看到极为向往的事:我我原本,想利用这消息逼你逼你嫁给我──你你瞧我多卑鄙?

????如果他不一直固执的想给自己找一个答案,他大概不会被这个女人吃的死死的,落的身死心失吧?

????一切都源於他妄生的执念,可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话音落毕,他眼睛瞬间黯淡下来,如昙花开败。

????甘草比她自己死了还要难过!之前素娥的死她还一路跟他置气,现在想要给他脸色看,他也不能了──

????甘草此时觉得撕心裂肺的痛,可是後有追兵,她连放声大哭都不能,她抱着花飞飞还有余温的身体,低下头,在他满是血腥的唇上印上一个虔诚的吻。如果花飞飞还活着,必定高兴得跳起来,这是甘草第一次肯心甘情愿的吻他。

????甘草回头,眼睛猩红,狠狠的望向凌霜寒,恨不得用目光剜他的!

????凌霜寒把大刀往地上一支,静静地道:现在已是丑时,你再不走,已经没有机会了。说罢看看花飞飞,也有些敬他的气魄,你朋友的尸体我来收敛,你逃你的去吧。

????甘草咬咬牙,把一绺发咬在嘴里,从灌木丛扯下几藤蔓,她的手被荆棘扎的血模糊,她把花飞飞背在身上,绑在自己的背上,绑的结结实实,一步步往林子深处走去。

????凌霜寒看着他们交叠的背影,张张口,你这样是走不远的。

????甘草看也不看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那清瘦的小身子几乎都被花飞飞的尸身压垮,可是却异常坚定,她现在还没有能力替花飞飞报仇,她决不能再浪费他用命给她换来的生机!今天,她就是走到脚断,也要走出这座山!

????山路多崎岖,又是黑夜,四处还尽是低矮的树丛,甘草好多次被树绊倒在地,身上的尸身像山一样压着她,摔倒起来这样正常人都能简单完成的动作在她却要经历万般艰难。

????她的脸都给眼泪,汗水和地上的灰糊的乱七八糟,衣服也给勾破,玉雪的肌肤给划得一道一道的,脚底板不知磨了多少水泡。

????许是被逼到绝境的时候,人总会爆发出超常的潜力,在第一缕曙光到来之前,甘草终於背着沈重的尸体,站在了通往定柔的官道上,这意味着,朝廷的密探将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抓捕她了。她往天幕山看了一眼,那里流尽了花飞飞所有的血,她赢了他的赌约,凌霜寒没有跟得上她。

????她匆匆收回目光,找了家农庄买了架马车,紧绷了一夜的神经终於松驰,郁结的伤痛得以宣泄,可是此时,她再也没有仰天长吼和嚎哭一场的气力,那种堵塞全身的压抑痛苦从全身弥散开来,让她无力,喉头一阵翻滚,吐出大口的鲜血来。

????凌霜寒背着大刀站在山峰上,身形完全隐在树影里,他目送着那个瘦弱又坚毅的小身影离开,他只要施展轻功飞身而下,就能取她的命,然而,许是花飞飞那个恶徒的悲壮震撼了他,许是女子坚强的毅力感染了他,他终究只是看着,直到马车消失不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