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0.元阳1-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160.元阳1

梨花女御2017-4-9 18:18:47Ctrl+D 收藏本站

????甘草只觉得脑中膨胀,又惊且喜,却又面露复杂,不能动作。

????在她眼中,这世上男人失了身并不是什麽了不得的大事,可是对於岳小川,他救过她三次,都让她绝路逢生,於他或许是举手之劳,但於她却是雪中送炭,虽谈不上什麽交情,可她犹犹豫豫不肯背弃他。

????那端太娘子已经和岳小川打了起来,她仗着经验的上风招招阻住岳小川去路。

????岳小川虽然年轻,却得剑仙真传,又是纯阳内功,把逍遥剑发挥到了极致,武功并不下於太。一时太也奈何不得他。

????太怒目瞪向甘草,颜儿,还不动手更待何时?你又想一辈子做那窝囊足下之人吗?真是白白收了你!

????甘草心中天人交战,想起过去种种,终於缓缓站起,她始终不能叫死去的人白白死了,自己所作出的牺牲也不能终结在此。罢了,她背负的人命像赌债一般,至於以後欠下的,待她完成使命後拿命来请恩人谢罪吧。

????她虽无内力,招式却是凌厉,岳小川跟太正面对敌,本来就不是一代宗师的对手,更防不住她的暗袭,终於束手就擒,看着她神色复杂,似乎不能认识她,话语带着隆冬寒气,真是没有想到,我岳小川也有看错人的时候,说罢自嘲的笑笑,看来好人果然不能做啊。

????甘草无法面对他的逼视,如芒在面,她垂下眼帘。

????此刻她的心里即便还有一丝是非善念,也是为报仇而能不择手段的了。

????太娘子随手把束手的岳小川扔到一间小方室,手脚大字型缚在床上,然後附耳对甘草道来。

????甘草一听之下,本来惨白无色的脸顿时羞红满面。饶是她已经人事,还是觉得羞怯极了。

????待她想要问问有无他法,师傅早已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一时房中就剩下了他们二人,耳边还回荡着太的话,记住,在尽兴之前,须得按照口诀梳理他的下腹众,还要完完全全将他的元收拢口中,化为己用,切勿浪费。然後运气大小周天各一圈即可化为己用。

????甘草身上还披着初见时那层薄纱,眼下只有他二人,那身下的凹凸起伏和嫣红点点就显得分外撩人。

????岳小川并非那种仪容十分出色的男子,其实细细看来,他的眉眼均没有勾魂摄魄的英俊,只不过他一向独来独往所经营出的那种冷傲孤高的气质,配合他如远山水墨的模样,格外有种名士风采。

????他此时再也无法忽视甘草的绰绰约约的身子,喉咙发渴。又见甘草还在犹疑难办,心想,她骨子里与那沈玉萝并不同,我还需下一剂猛药。

????想着,他微微昂起下巴,浮视着她的人,懒洋洋道,三次见你身子,倒也玉兰天成,看来,你是打定主意献身於我了?

????甘草咬着下唇,不敢看他轻蔑的眼神,她从来也没这麽羞耻过,从来都是男人主动找她的麻烦,这次,却是她要去强了一个男人,而对方,还是她的大恩人。她心里早把自己唾弃成一个荡妇毒妇了,可是除了这麽做,她还能怎样呢?

????甘草轻轻一拂,透明披纱飘然落地,女子玉兰般的身体施施然在中间,姣好纤细。她的小腰盈盈不足一握,与丰翘臀形成了陡峭的曲线。再不说那殷红点点的小花点缀,嵌在前让人想要一尝滋味。

????然而岳小川偏偏不是常人,他师从岳洛水,本身就督教极严,又一向为练逍遥剑法而清心寡欲,严守贞元。所以他能以十八的年纪还是童子身,还未泄元阳,定力自然是超凡的。

????他看着她的身子,视线又转到她白痕斑驳的面孔,话语毫不留情,你若没毁容还罢了,你现在这副尊容,就别来玷辱我了吧

????甘草身子一颤,眼泪生生突破了眼眶,她是可以为了报仇而毁容,可是,她也是一个姑娘,不会不在意这样恶毒的话。何况,她并非天贱!

????她只被他话刺的脆弱至极,情绪崩溃,突然扑在床角,缓缓抱膝蹲下,哭的撕心裂肺,想要把那些霾都给哭出来了。

????岳小川心中有些不忍,知道这姑娘多少有些自己的苦楚和不得已,但是他也不是一般的男人,就此动容,继续冷言冷语,嘲讽不停,他可不愿为了别人的不得已就失贞破功,何况今日她陷害的事着实让他气恼,女子若是为了报仇沦落到卖身为荣,那还不如死了算了。我权当自己瞎了眼,救了条毒蛇,反扑了自己。

????甘草对他充耳不闻,嘤嘤的哭了许久,再抬起头,已经是一张惨淡的小脸,挂满泪珠儿,眼眶都通红通红。她对他的骂声恍若未闻,哭够了站起身来,向床边坐了下来,她的一对玉兔,就在他眼前来回晃动。

????岳小川小腹一紧,道声不好,嘲讽的冷笑道,怎麽,你就那麽下贱?这麽多难听话都赶不走你?非要贴上来赔给我了?

????甘草用手擦了擦眼角,淡淡一笑,岳公子,我知道你现在恨我,不该领了你的救命大恩还陷害与你,置你於不利。她生生把下唇咬出了血来,我自己也很恨这样不择手段的自己。

????她伸出柔荑,把岳小川四肢的绳子系牢了些,防止他挣脱,然後,手停在他的口不动。

????不过,今天不管你怎麽说,媸颜都必须冒犯你了,甘草叹了口气,媸颜是不该踩着别人的肩膀去复仇,可是媸颜身上背负着三条人命,岳公子你忍耐一二,你救过的人是甘草,而负了你的人是媸颜,待媸颜复了仇,甘草自然会回来公子面前谢罪,到时你叫甘草身死也好,废去功力也罢,都毫无怨言!

????甘草抽噎了口气,又道,你若是嫌媸颜貌丑,便闭上眼睛,当被恶狗咬了一口吧

????话到此时,岳小川却是什麽也说不出口了。

????甘草爬上了木床,伏在岳小川身上,小手灵巧的解开他的衣衫。

????她的小手温暖柔软,仅仅这样若即若离的索,已经让他有些蚂蚁蛰咬似的心痒。岳小川暗暗着恼,扭过了头去。

????甘草见他动作,叹了口气,俯下身子来,她高耸松软的玉兔全都贴住了他的壮的膛,她在他耳边温柔而谦卑道,岳公子,媸颜自知陋,玷辱了公子你,你若是嫌弃,便闭上眼睛就好。

????岳小川听见她凄切的声音,心里一软,就想说他不是嫌弃她,却觉得一阵濡湿香甜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已经被她送上了樱唇和纠缠的小舌。她清甜的味道充斥了他浓浓男子气味的口腔,让他有一瞬间的迷醉,她的舌头灵巧又宛转,席卷着他的笨拙的舌,纠缠他的唇齿,让他忘记了她的样貌。

????岳小川随着她香甜的吻而喘息不定,心潮澎湃,他甚至警觉的发现,自己的男龙也已经微微翘首了。

????甘草用脯蹭着他的膛,她的小手在他的内衫里游走,她轻轻舔吮他的耳垂,听到他难耐的呼吸,又往下犹疑,剥开他的衣衫,用舌头轻轻舔舐他的小红莓。

????啊岳小川的定力来自於他的洁身自好和不让人近身,他哪里受过这样被迫的刺激?

????☆、161.元阳2(h 男欢)

????岳小川只觉得前的小突起异常敏感的被她又舔又咬,弄得他浑身发热,小腹有暖流汹涌,他好想挣扎,可是手脚受制,怎麽都挣动不了半分。作为一个男人,如此被动的被女人挑拨固然有辱阳刚,可是那种被禁锢的快感,却疯狂的席卷了他,让他关不住自己的喘息和呻吟。

????甘草用手一,他的子孙已经硬的石头一般,或许是因为元阳还在,竟比金刚还硬!她手才触到那玉米子般大的坚硬,心弦已经被轻轻拨起,小姑娘般脸先红了。

????人与人之间最奇特便在一份感觉,而她与他之间的感觉向来是楚河汉界,没想到有一日也要来上一场这麽邪恶的欢好。

????岳小川被她小小的软手握住了那隐秘处,难耐的呻吟道,你你这不知羞耻的女子你就那麽缺男人吗?你快放开!你若是错到底,别怪我以後非杀你不可

????他下面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脑子已经轰的一声没了意识,只能感觉到恍如潮汐袭来,世界崩塌,她竟然突然俯身,含住了他的龙头!

????岳小川一下软了身子,身子绷得紧紧的,那些难听话一句也骂不出来了。他的脑子全无法清醒了,即使手脚还自由,脑子还清醒,他想他也无法拒绝这样近乎乞求的讨好

????甘草费力的含住他巨大的龙头,把小嘴儿都给塞得满满的,没了丝毫空隙,嘴角还觉得有些发裂,她只好又吐出一些,缓上一缓,谁料那挺立的龙却不甘小嘴的离开,本能的往上一挺弄,又戳到了她的嘴里。

????甘草心知他是尝到了那销魂滋味了,也卖起力来,他的龙头丝毫没有异味,反而带着干净的芬芳和男子长久禁欲的浓浓阳刚气味,充斥她的口腔,让她心衿荡漾。

????哦不要

????岳小川实在是受不了那样紧窒湿润的包裹,尤其是甘草往下一顶,快把他含到喉咙里去了!他的敏感的龙头抵着那喉中软,险些就那麽莫名其妙的丢了。

????甘草一边上下吞吐,一边把那混合着他浓浓男子味道的唾都尽数咽了下去。

????岳小川听到她似吞咽般的声音,吃着他上的汁,更加头皮发麻,连带着心理上也差点高潮了。

????啊哦受受不了了岳小川恨透了自己了,即使知道要被这妖女害惨,还是从心里都对她屈膝,享受她撩人心肝的口活,不能自拔,他真的没有把握,此时如果挣得脱,他到底会继续躺在她口下,还是会离开这里

????可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把元阳给她,那会大大伤害他的身体。

????甘草跪伏在他双腿之间,从他的角度,刚好看得见她垂下的饱满房和高高翘起的小臀部,随着她的舔舐和吸吮动作来回微微的扭动,像水蛇一般,她以最原始的姿态,最直接的讨好,宣誓对他的求欢。

????也许鲜少有男人可以拒绝。

????甘草含的嘴巴有些累了,吐出他的欲,舔了舔疲累撑到极限的嘴角,那动作落到他眼里,又成了无声的媚惑。

????岳小川看到她撩人的模样,下体又滚烫难耐,忍不住不安的仰起了脑袋,不去看她。

????可是她的手段接二连三,似乎不能让他安生。她柔软的小手托住了他的子孙袋,来回把玩揉捏,还动用小舌头在上面来来回回的乱舔,舔的他快要爆开了。

????她却整个把它们含入了口中,用力的在口中来回翻转吮弄,搞得他又失控的叫出声来。

????啊──妖妖女!

????这指责却因为快感的袭击而声调陡降,倒像是温柔的打情骂俏一般。

????甘草抚着他的双卵,用舌头轻轻舔刮他欲前端的小沟。

????唔岳小川眉头一皱,不受控制的从欲龙小口中流出一串晶莹来,马上被甘草尽数啜啜吃掉了。

????迷蒙中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伏在他身上卖力的是那夺取男子丹元的妖,而他就是那受制於人的书生。那波涛汹涌的快感和自身强烈的抵制,激烈的抗争,在诡异的气氛下越发令人无法防守,竟生出一种牡丹花下死的风流想法来。

????甘草见他快要忍耐不住了,索再次含住他的欲,一边用双手摩挲他的双卵,一边上下吞吐他的玉,而且每次吐出的时候都用深深的吸力吸的双颊深陷,让岳小川爽的面上清冷丝毫不见,全都是欲乱的情迷和富有磁的呻吟声,索要声。

????甘草见时机差不多了,飞快的上下吞吐,每次都用软濡的唇摩过他的棱口,还用俏皮的小舌刮舔他的沟回。她一边疯狂的上下动作,深深把他含到嗓子里,一边拿乞求索要的眼神求着他。

????哪个男人,任一个女子如此媚惑,如此恳求的看着你,一边为你吞吐,一边渴求你的子孙,都无法再能拒绝吧?如此的媚态下,男子的膨胀的自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啊岳小川再也忍耐不住,他也不想忍下去,即便知道自己要失去对他来说如何宝贵的物事,他还是愿意得来这天崩地裂的一时快慰!那男剑上骇人的快感直传到四肢百骸,让他脑中一片紊乱。

????甘草飞速地以指在他腹下位一阵连带的梳点,岳小川只觉得快慰如迸发的潮水无法抵挡,明知道小腹中有什麽气息在流失,还是从男剑上一阵急剧的抽搐,在甘草剧烈的吸吮下出了浓浓的玉浆,全都到了她的嗓子里。

????甘草如获至宝,毫不避讳,一滴不剩全都吞咽了下去,甚至意犹未尽连着唇角边际的一点也舔吃了干净,他的玉浆甘甜里带着淡淡的腥味,但她并不讨厌。

????岳小川这一柱足足了好一会,全被甘草吞咽了下去,即使明白她的本意,可是看到自己的热浆被女子当面如获至宝的吃下去,岳小川还是不可抑制的又硬了起来。

????甘草这才吞下了他的玉浆,在床上打起坐来,按照玉萝说的口诀,大小周天各一圈,果然觉得丹田有了气息,不再似以往那般,只要运气便石沈大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