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9.邪恶2(微h)-甘草江湖录 ag环亚娱乐|平台,AG亚游网赌|官方网站,亚游ag试玩|注册

甘草江湖录

189.邪恶2(微h)

梨花女御2017-4-9 18:21:19Ctrl+D 收藏本站

????岳洛水的手在她腰侧轻轻摩挲,仿佛在辨认她腰部窈窕曲线的真实度,那幅画你自然猜到了,就是你的模样,一模一样,像仙子一样,很美,一袭轻纱冰肌玉骨,容颜致墨发及腰,浅笑盈兮,出尘静好。

????画边有两句齐整的小楷,题着‘赠莲儿’,

????‘腹有千秋善岐黄,

????书就丹青一段香;

????鸳鸯袖中绣乾坤,

????仁心玉手妙无双。’

????在这两句之後还有两句,笔记更为张狂却是别人补上,

????‘蕙质莲心犹应悔,

????误把张郎作周郎。’

????他把头埋在她的双间浓重的嗅了一口,长叹一口气,我一向以为‘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谁想却真的有‘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唔哦甘草被他弄得忍不住轻哼,听见他的故事,惊奇不已,她猜想,也许会是她的娘亲吗?难道她会是皇後贵妃的女儿?抑或是那位药神娘娘的後人?

????她想开口问他,可是却说不出话来,他的吻并不热烈,却一下口就让她无法分散神,只能乖乖的承受那恼人的快意。

????也正是因为他的邪恶,一些灵光一闪的线索在二人情欲交织升温间溜走,来不及深入揣摩捕捉,她只听了个大概。

????他手指不知怎样灵活的在她前腹下弹跳,令她夹紧双腿,顿生空虚之感,他又绕道她的身後,解开了肚兜扔在一边,赞赏的看着她的身体,仿佛在欣赏什麽连城的宝物,我也像你一样乱猜,会不会是皇帝的一位妃子,於是我跑遍了整个皇,都没有看到这位美人。後来,我就是这麽傻,先是走遍大江南北寻找,後来便是守在云台山等待,及至已经不抱有任何期待,那些画,便是这些年里画的,已经成了一些悠远的小小念想。

????有时候,也许不是刻意坚持,但是站在雪山之巅看过莽莽雪原之後,会从此对阳春白雪失去心力,或许不是出自情愿,但亦无可奈何。尤其孤高自负如他,这世上又男多女寡,他的坚持就在於,他不觉得有甚样的女子那般足够匹配。他喜欢美的,干净的,富有灵气和特质的东西,虽然她还只是一朵小小雏莲,但他仿佛已经从她的眉眼和神采看到了妖冶红莲或是皎洁白莲。如果说以前是近乎无望的等待,现在却是可以假以时日,参与浇灌她的成长,这是意外之喜。

????所以他藉此忽略了她并非处子的遗憾,对於一个有些偏执习的人来说这很痛苦──不过能遇上她已经很传奇,始作俑者是他的徒弟,稍稍平息了他的不甘。某方面来说,他也并不想深究她冗长的过去和仇恨的发源,因为他没有把握自己是否还能收放自如,既然无法克制,那麽便选择无视罢。

????他看着她因为赤裸而羞得无处躲藏,收起发散的心神,反问,是不是很可笑?十四岁的少年,竟然因为一幅画,一阕词诱动了心魂,凭空喜欢上一幅画,一个素未谋面,大概本不会存在的人。从此他不停地找,找了十八年,没想到他寻找的人会出现在十八年後。

????像是为了惩罚她,他微微一笑,直接含住了樱红的头,热情的吸啜,发出悉悉索索的口水声,好像真能吸出来什麽蜜汁一样。

????啊别甘草软弱无力,断断续续剖白,你你还还不明白,你喜欢的喏不是我

????她使劲挣出他的嘴唇,喘着辩解,你喜欢的是是那个白衣仙子,而我,不过是芙蕖门的妖女

????我既不有千秋,也不蕙质兰心,你托错了心思。还是说你真的等不及寻觅的太苦,也就凑合了

????岳洛水无视她断断续续的辩驳,含住她的另一只尖,更加用力的吮吻,或许是一种顽固的痴迷和执念,有时我也觉着,我这十八年的追逐仿佛是求仙问道的病态。但有一点你却说错了,如今我见到的是你,那就是你,不会再有别人。

????他终於停下了动作,无比庄重的看着她的双眼,我知道我有许多奇怪的想法,或许你并不能体味和谅解。或者这麽说吧,我的心结因为那画儿而起,却指引我遇到了你──当初年少孤高,总以为见识过了那样的女子,再也不想给旁的女人一个机会,以至於蹉跎到後来,我似乎已经渐渐失了寻偶的心,只有一个信仰──如今苦寻有了结果,信仰变成了真人,而从此赋予了它内容的,却是你。

????甘草呆呆的看着他表露最心底的心迹,她不能全部明白,但多少有一些动容。

????你还不明了吗,不会再有这样的一个人,你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人能取代你。他说着模棱两可的话,你是妖女,还是仙女,那不重要

????因为,你到底是什麽样,我自信自己不会看错──这句话,他却是留在心底,没有出口。

????甘草被他如此庄严的说出这些,几乎忘记自己玉体横陈的事实,她有些了解他的意思,那便是说:怎样开始或许是一个偶然,但结局已经是既定,而她也注定与画中人脱不开千丝万缕的干系──而这也正是她隐隐忧心不安的地方。

????她又深切觉得,如果岳洛水换到现代,一定是那种有强烈偏执的人,会和一幅画进教堂,或者抱着一只动物去结婚,她一点都不奇怪。这样的人通常都我行我素,行事不羁,可是想到这样的人也通常都有强烈的占有欲,甘草不知此生何处是解。

????他见她毫无防备陷入恍惚,怎好辜负她这难得可贵的乖巧?对着她愣怔的模样,已经飞快褪下自己的亵裤,露出了粉红色的大,正可爱的翘着,干净而顽劣。

????明明甘草才是经验丰富的那个,可是他镇定的模样,井井有序的从容,都让她成为羞涩莫名、手足无措的那个,她不知不觉的紧紧闭住双腿,双手紧张的抓紧了身下柔软的锦衾。

????岳洛水见她如此,忍不住笑了,随意抚着她的小腿,捉住她的脚踝,低头吻了上去。

????啊──甘草意外的叫出声来,却不防他一边亲吻,一边一只手往小腿中间游移,很快就穿过了膝盖,在她平滑而细腻的肌肤上来回摩挲。

????即使是这样无足轻重的地带,被这样出尘淡定的岳洛水索下来,也充满了违和的致命诱惑。

????甘草舒服的绷着脚,他的吻同步上移,顺着她的小腿来到膝盖上方,手指在她的大腿中间上下穿梭,带出一阵颤栗的感觉。

????啊甘草的腿微微分开,忍不住伸手下去索到他的发顶,想要制止他的乱动。

????男人的手指意犹未尽的在大腿中间探索了一会,到一手湿滑,呵呵的轻笑了起来,转脸压上了她的身体,低头看着她。

????你笑什麽甘草恼怒的垂了眼睫,扑闪了几下,下巴稍稍扭向一边。

????他不说话,心中却是欢喜她为他的撩拨而轻易动情,不由爱极了她的生动模样,低头扣上了她的唇,她的唇香软甜糯,抚平了这些年来所有寂寞的等待。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